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诗人的醉狂之爱 ▏阳光

2018-06-12网络整理阅读:101评论:

诗人的醉狂之爱 ▏阳光

认识苏忠多年,也没有和他一起喝过酒。听他自己说酒量并不佳,但偶尔也会酩酊大醉。关于诗人和酒的故事,可以写一篇长长的博士论文,就像鲁迅先生当年论述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和酒的关系一样。酒的妙处是可以让人癫狂,可以把诗人带入一种迷醉的状态,这是一种和现实处于将将好的距离——太近则丑陋而无美感,太远则直接进入梦想而麻木无知觉。极端的年代里,酒精能让竹林七贤们逃离政治谋杀,也能让李白等恃才倨傲之辈邀月对话,更能让东坡这样的失意才子们超然遣怀。

苏忠喝醉了会如何?且看这首《且无题》:

春风无骨

峰峦轻喘

一条河水拂过山坡

酒杯在手

美人在侧

江山柳枝荡漾

青草年少轻狂

云是又轻又漂的悲伤

空旷旷的乡间啊

酒杯即庙宇

乳房如露台

才注视这花开半晌 薄雾初起

峰峦渐渐褪去

江山宽衣解带

坐怀且乱 坐怀且乱

乱红也有三分

癫狂只须一截

春风扶过此刻云雨

酒色漫过今生此时

读罢,才发现苏忠不仅是酒仙,还属“狂徒”。当然,这一场和家乡山水的轰轰烈烈的癫狂之爱,全靠酒精的作用慢慢铺陈和一点点释放开来。以酒为媒,以山水柳草为爱,,以空旷旷乡间为居席,以春风沉醉为帐幔,来一场今生最浓烈癫狂的浪漫之爱又如何?

王国维认为,中国诗歌的最高美学理想在于境界,境界如人,有高低雅俗、隔与不隔、有我及无我之别。苏忠的诗,特别钟情于意象的创造和运用,善于将白话写活传统。且看诗歌的开头:“春风无骨\峰峦轻喘\一条河水拂过山坡\酒杯在手\美人在侧\江山柳枝荡漾\青草年少轻狂\云是又轻又漂的悲伤\空旷旷的乡间啊”。

您可能感兴趣的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