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初春 来一壶好茶

2019-03-15阅读:60评论:

原题目:若何泡出一壶好茶?

候汤最难,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沉瓶中煮之弗成辨,故曰候汤最难。——宋·蔡襄·《茶录》

明代 “时大彬”款紫砂六方壶

扬州博物馆藏

要泡一杯好茶,选择茶器、茶叶、水以及水温都是很主要的,前人说沏茶,煮水是最难的。其实不难想象在谁人没有温度计的年月,端赖眼睛视察水中气泡形成状况认识水温,的确不轻易。好比《大观茶论》就有如许的记载:凡用汤以鱼目蟹眼连绎并跃为度。过老则以少新水投之,就火瞬息尔后用。

明代 “时鹏”款水仙花六瓣方壶

中国香港茶具文物馆藏

当然除了水温,沏茶的器具也是一件讲究事。我们今天人品茗的体式是明代确立的,明太祖朱元璋下诏“废团改散”,叫停了风行数百年的团茶,明代人认为这种品饮方式“轻便非常,天趣悉备,可谓尽茶之真味矣。” 品茗体式的改变当然也影响着茶具。明代冯可宾在《岕茶笺》中说:茶壶,窑器为上,锡器次之。茶杯汝官哥定如未可多得,则适意者为佳耳。或问茶壶宜大宜小?茶壶以小为贵。每一客,壶一把,任其自酌自饮,方为得趣,何也?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迟误。况茶中香味,不先不后,只有一时。太早则未足,太迟则已过。”

明代 “徐有泉制”款橄榄式壶

中国香港茶具文物馆藏

拿一撮茶也放进壶里,开水一沏,这是今天人们最常见的品茗体式了,它被称为“瀹(yuè)饮”。这个“瀹”字,今天根基上不消了,它有两个意思:一是煮,二是浸渍。“我在生活中只有一次看到这个字,就是在这个北京的专门吃爆肚的地,上面写着‘瀹腑’。瀹是用开水快速的涮一下,腑是内脏,爆肚是吃内脏嘛。老板在建造这种食物的时候,也是用笊篱盛着食物在水里快速地汆烫,所以它写成“瀹腑”。我说这俩字学问大了,一样人还真看不懂。”“瀹饮”这种体式,到了明朝晚期的时候酿成了一个非常公共的流俗的风尚。

同样是在明代晚期,紫砂起头大规模的使用。这些年,跟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回来,人们对紫砂壶的热爱更是上升到一个空前未有的高度。紫砂壶质地古朴质朴,建造典雅精彩,它不光具有很高的艺术赏识价格和珍藏价格,并且其具有优异奇特的实用价格。

清代 紫砂胎黑漆描金万福纹瓜棱形盖壶

观复博物馆藏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