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吕雉”嫁给“刘邦”后都做出了那些贡献,她到底有何本领?

2019-10-14 13:40:51阅读:171评论:

好多人都对吕雉和审食其之间有弗成告人的关系的传言深信不疑,认为,当初刘邦外出,家里无人照看,其时还不是吕后的吕雉,就与审食其有关系,比及刘邦夺得世界,吕后与审食其也依然没有断了交游,而是一向背着刘邦偷偷交游。只不外,若何能确定这是真实的汗青实情?今天我们就好好的来剖析一下吧。

辟阳侯审食其与刘邦同里,面容秀气,口齿智慧。刘邦起兵今后,因家中无人照应,用审食其为舍人,叫他代理家务。吕后与异日夕聚谈,视若亲人,逐渐的眉来眼去,逐渐的目逗心挑,其时太公已经年迈,后代又皆年幼,于是两人互相勾搭,瞒过老翁幼儿,竟演了一出露珠姻缘。一番偷试,便成习惯,好在刘邦由东入西,去路越远,音信越稀。两情面感渐深,俨如一对同命鸳鸯,日夜不舍。即使后来刘邦家眷被项羽所掠,在楚营身为典质之品,审食其与吕雉依然同寝共食,也未稍露马脚,真是一位偷香的好手。到了刘邦称帝,在吕后怂恿下,封审食其为辟阳侯。审食其感念吕后,此后在床上加倍不遗余力。以上是汗青的演义,事实是不是如许,并没有人会知道。不外吕后与审食其有患难之交,这却是事实。

不足二十岁的吕雉嫁给了一个四十一岁摆布的泗水亭长,一年后得女,三年后得子,七年后刘邦离家,起兵反秦。并且,这一走,就是七年。年青年头的吕雉历久处于独守空闺的疼痛之中。那么,吕雉这段独守空闺的生活是否被人闯入过呢?《史记·郦生陆贾传》有一段记载:吕后非常宠幸辟阳侯审食其,有人在惠帝眼前毁谤审食其。惠帝据说后,十分大怒,立刻把审食其抓到狱中,想杀掉审食其。吕后知道审食其被儿子所抓,想出手相救,然则,心中羞惭,不克出头营救审食其。大臣们常日里早就怨恨审食其的作威作福,都想杀了他一解心中之怨。

这段记载中的辟阳侯就是审食其。审食其原是刘邦的属下,然则,在刘邦起兵反秦之后,审食其和刘邦的二哥刘仲一向留在刘邦父亲自边,侍奉太公。吕雉和太公生活在一路,也与审食其有交往。太公、吕后被项羽扣为人质之时,审食其以“舍人”的身份陪同着吕后渡过了两年零四个月的人质生活。是以,审食其与吕后有此一段患难之交。《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吕后想废掉碍手碍脚的右丞相王陵,于是升王陵为小皇帝的太傅,夺了王陵的相权。王陵领略吕后对本身是明升暗降,不让他把握实权,于是告病假回家歇息。吕后将赞成封诸吕为王的原左丞相陈平升为右丞相,让辟阳侯审食其当了左丞相。审食其固然当了左丞相,然则,却不处理朝政,只负责太后宫中之事,雷同郎中令。然则,审食其因为获得太后的宠幸,实际上主办朝政,公卿大臣们都经由他来处事。

上述记载激发了吕后与审食其是否有私昵关系的一桩疑案。通行的有两种见解。第一种见解是:这段记载表清楚审食其与吕后切实有私情,甚至有人将审食其列为中国古代十大男宠之一。来由两点:第一,惠帝既然知道审食其是母后的宠臣,为什么必然要置审食其于死地?第二,吕后为什么“惭”?为什么不敢出头相救?因为惠帝处死审食其是因为审食其与其母有私情,惠帝又无法处理他的母后,只得把悉数怨气发泄到审食其头上。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吕太后固然不会受到儿子的惩罚,然则,这桩隐情由身为皇帝的儿子处理仍然使吕后大犯难堪。“吕太后惭,弗成以言”八个字非常正确地传达出此时吕后心里的作对。

第二种见解是:吕后仅仅是宠幸审食其,二人并没有私昵关系。来由是:第一,谁也弗成能以太后与审食其的私昵关系状告审食其,因为以此为来由告审食其不光取证极为难题,并且,一旦坐实,皇家脸面安在?第二,审食其被告是尚有取死之罪。因为罪大,无法赦宥;吕太后也感觉无法出头讲情,是以,“吕太后惭,弗成以言”。然则,这种“惭”不是因二人有私昵而惭,而是感觉审食其为患难之交,遭此重刑又不克相救而深感自惭。第三,“大臣多害辟阳侯行,欲遂诛之。”解说大臣们早就憎恨审食其,必欲置之死地尔后快。这两句话恰恰从不和解说审食其与吕后无私昵关系。若是审食其私昵太后,罪不至诛;纵有其事,臣下亦当为尊者讳,决不大公然申行诛戮。

我感觉破解这桩疑案的要害是两点:一是惠帝因何大怒,必置审食其于死地?二是吕太后为何“惭,弗成以言”?审食其在反秦斗争中历久侍从太公,与吕后有较长时间的接触;楚汉战争中与吕后又有过患难之交,是以,深得吕后信任。观前文所讲吕后罢免王陵而升审食其为左丞相可知吕后是何等宠幸审食其。深得太后宠幸的审食其若是不克夹着尾巴做人,很难避免恃宠而骄,弄权犯罪,获取死之道。这该当是惠帝大怒、必置他于死地的主因。太后之“惭,弗成以言”,首要是因为审食其罪情严重,太后欲救不克。

若是强行干涉,恐有损太后名望。审食其常日作威作福,冒犯了不少当朝大臣。是以,当审食其被惠帝坐牢定罪之时,大臣们都进展审食其获得应有的责罚,没有一小我甘愿为他出头求情。惠帝朝政的特点是惠帝与吕后都有很大的权力。惠帝是皇帝,惩罚大臣是其职责;太后不克直接干涉朝政,只能经由其子间接行事,而此事偏偏是其子大怒之下亲自处理。吕后独掌朝政是在惠帝下世之后。是以,人们的不满不会告到太后那儿,不等于没人告到惠帝那儿。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