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悬肘古法临写欧体楷书《九成宫》全文技法解析第20期“长、廊”

2019-11-23 15:19:13阅读:191评论:

我们对《九成宫》全文技法的解析内容进行到了第20期。今天解析“长、廊”两字,如今先看一下它们在字帖中的模样:

这两个字也是欧体书法中很有代表性的两个字,其书写技法和我们平日熟悉的写法照样有所区别。

今天,我们照样连系后世学欧巨匠的临字来看看究竟分歧在哪里。

先看清朝贡生姚孟起的:

姚孟起这里照样有两个版本。底色泛黄的是墨迹本,下图中央的字是雕版印刷本。

我们看到,雕版本在墨迹本的根蒂上是进行了润饰的。无论是笔画的长度和厚重感,都有了必然的改变。尽管如斯,和原帖的气韵仍然相差很远。

其实这个“长”字在欧体字里,仍然算一个特别写法。我们见到的欧体字,其他“长”的写法跟这个也不尽一致。其他的似乎笔画要细一些,身形也更舒展一些。

然则这个“长”却施展了它奇特的魅力:

首先,非常厚重。这与笔画的强劲水平是分不开的。一个是较其他笔画粗,另一个是各个笔画都有分歧水平的弧度,看上去绷得很紧,无形中增加了笔画的力量。

再者,整个字形也有向中央抱拢的感受,这首要是和第一横固然抗肩,但仍然是“俯横”;而下面的“挑笔”写得很长,又有向上弯的弧度有关系。就像一个练健美的人绷紧了肌肉,布满着强劲的力量。

反观姚字,身形就松散了很多,向里的绷劲基本就不存在。

姚字的这个“廊”,镌刻本比之墨迹本,润饰成分就加倍多了些。

整个字,笔画都有加粗的现象。“广”框和“良”部加倍凸起,都在墨迹孱弱犹疑的根蒂上,点窜成了武断而强劲的笔画。

“右耳朵”姚孟起写得也不是很成功。尤其是第一个小短横和长竖,都没有写上力量。点窜后的结果稍好一些,但仍然没有达到原帖的强劲气息。

再来看一下田英章师长的:

田师长的“长”字,固然笔画的粗细已经和原帖差不多,然则其强劲水平却差了很远。

这首要是方笔使用不敷,笔画过于绵软造成的。

首先,中竖以上的三个横,原帖根基是方笔起方笔收,但田师长都是虚笔起圆笔收;中横也是如许,同时中央的弧度又太大了;中横以下的笔画,也是过于“妖娆”。

此外,身形上也是写松了,没能施展出“绷紧”的状况。

田师长这个“廊”字仍然存在过于“妖娆”的问题。

原帖每一笔都显得非常强劲,固然每一笔也都有不易察觉的弧度,但不似田师长这般过于显着。过了,就软了。是以田师长这个字首先存在劲拔气韵缺失的问题。

其次,田字多处技法发生了改变。

第一,“良”上的一点,原帖是竖点,田师长写了个不明确的斜点;

第二,两个“横折”,都该当是两笔完成。田师长都是使用的一笔完成的“提按折”;

当然还有一些虚笔方笔问题,就不再赘述。

最后看一下卢中南师长的:

卢师长的临字,素来是字形把握对照正确,但笔画质量却又差强人意。

这个“长”字也不破例。从字形上看,卢字根基施展了原帖的气韵,但从笔画上看,就显得不敷精到。

首先,笔画的外沿有毛刺,有书写过程不敷不乱的感受;

再者,技法表达不清楚,好多时候看不出虚笔、圆笔、方笔。如许仍然影响了整个字的劲拔气韵。

这个“廊”,卢师长在字形的把控方面没有上面的“长”字好。同时因为笔画质量的欠缺,使得整个字的劲拔气韵都没有获得施展。

首先,“广”部的三画都不敷细腻。点,技法不清;“横”起笔太尖利;“撇”毛刺太多。

再者,“良”部,方框写短了,竖笔也不敷强劲,其他笔画技法也不清楚。

“右耳朵”“折”处不敷爽性;下边“耳朵垂”写成了圆的;“竖”弯了两弯等。

整个字看起来是不成功的。

欧体字每一个字都有其独到的气韵。要想写好,不光要细心视察,更要有壮大的功力。熟悉到这一点,或许对我们进修欧体字有指导意义。

好,今天的解析就到这里。上面图片,原帖后背的字是我的学临,因为功力有限,一定偏差更多,还望书友不惜示正。此外,我所有的临字都是悬肘书写,也都有视频记录,感乐趣能够翻出来看看。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