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南宋时期最大的诗派是什么?代表人物有哪些?

2019-11-23 15:19:20阅读:204评论:

南宋时期最大的诗歌派别是江湖诗派。江湖诗派上一个由很多江湖游士组成的、松散而零乱的诗人群体,其得名由杭州书商陈起编刊《江湖集》而来。陈起集书商、选家、诗人的身份于一身,交友了一批文人骚客,个中多为落拓江湖的谒客游士。陈起热心鞭策诗歌创作的开展,为一些江湖诗人刻印诗集,对江湖诗派的形成起了直接的组织感化。江湖诗派门庭恢弘,成员复杂,然以行谒江湖的游士为主体,也有一些诗人是有仕宦履历的。据有关学者统计,能够入江湖诗派的诗人有一百多位,个中较有名的有刘克庄、戴复古、方岳、刘过、叶绍翁、姜夔、敖陶孙、葛天民等诗人。

刘克庄

以往对江湖诗派的评价,粗略认为其诗歌创作是离开社会实际的,其实,这种见解未必相符文学史实际。江湖诗人的作品中多有伤时感事之作,有的篇什抒写盼望恢复领土之情,有的借眷念民族英雄岳飞等来依靠忧时之愤,有的描写农民的疾吃力,还有些篇什抒写江湖行谒之悲与羁旅之吃力,等等,总之江湖诗人作品的内容是较为广宽的,并未“离开实际”。

如陈允平《鄂王墓》:“鄂王墓在栖霞岭,一片忠魂万古存。镜里丹心是日月,剑边豪气塞乾坤。苍苔雨暗龙蛇壁,老树烟凝豺狼幡。独倚春风挥客泪,不胜回首望华夏。”诗人赞扬了岳飞的万古忠魂、剑边豪气,从而表达了本身盼望恢复领土而不得的忧愤情怀。诗写得苍凉雄浑,笔致老成,这很有代表性。江湖诗人的篇什中也多有吟咏羁旅之吃力、行谒之悲的,如“七十老翁头雪白,落在江湖卖书册。”(戴复古:《市舶提举管仲登饮于万贡堂有诗》)“平民憔悴江湖客,闲倚雕栏自尊诗。”(王湛:《题云海亭》)等等,深切地示意了江湖诗人的感情体验。

陈允平

在艺术上,江湖诗人更多地追求一种纤巧之美,他们习惯于选择的天然意象多是小桥流水、夏木秋蝉,在艺术示意上精巧仔细,如“钟声两寺合,人语一溪分。”(释斯植:《多福寺》)“鱼唼垂丝柳,鸥眼折叶茭。”(朱继芳:《湖荡》)“虫声低覆草,螺壳细生苔。”(周弼:《病起幽园检校》)等等,这类诗句在江湖诗人的创作中有相现代表性。说话细腻,对仗工巧,如同盆景之类的艺术品。当然,江湖诗人的艺术气势是多种多样的,如江湖派的代表人物刘克庄复古的诗歌风貌,都别具一格。

刘克庄

刘克庄是江湖派的首脑人物,对于诗歌创作,他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在《有感》诗中,他吟道:“忧时原是诗人职,莫怪吟中感伤多。”刘克庄的很多篇什,尤其是乐府诗,反映了当日社会的一些重大问题。如《军中乐》《国殇行》等,深刻揭露了南宋末年政治、军事的靡烂。他们创作气势也较为坦荡,那些咏叹国是的作品虽不如陆游那样激昂激越,但颇富悲咽之气,如登高的名句云:“神州只在阑干北,度度来时怕上楼。”(《冶城》)他的气势既不像“四灵”那样狭小,也不像“江西”那样矫奇,而示意出天然与工力的融合。然而,他在创作上的最大瑕玷就是喜欢逞才使气,贪多务博而往往流于浅率。

刘克庄

刘克庄晚年所作诗话《后村诗话》,是南宋后期一部较为主要的诗话著作,分前集、后集、续集、新集,共十四卷,对汉魏唐宋诗歌中大量的名篇佳句及诗人的品质进行了批评,表达了刘克庄的诗学思惟。郭绍虞师长在《宋诗话考》中评价《后村诗话》说:“网罗众作,见取材之博;评衡惬当,见学力之精。”可见其诗讲价值地点。戴复古(号石屏)也是江湖诗派中的代表人物,他生平不事举业,游迹遍于江苏、浙江、安徽、湖北等地,以平民一生,有《石屏诗集》。石屏虽与四灵同时,但作诗宗旨分歧。四灵主张学晚唐而宗姚、贾,石屏则尊杜甫而抑晚唐,认为晚唐非大雅之音。他主张诗当有益于人生,否决流连光景。对于诗歌气势,他崇尚雄浑,否决过度砥砺而流于纤巧。

郭绍虞

在诗歌创作中,戴氏继续了陆游的爱国精神及杜甫的沉郁顿挫气势,颇多忧国伤时之作。如《闻边事》:

“昨日闻边报,持杯不忍斟。壮怀看宝剑,孤愤裂寒衾。风雨愁人夜,草茅忧国心。因思古俊杰,韩信在淮阴。”

再如《频酬淮河水》云:“有客游濠梁,频酌淮河水。东南水多咸,不如斯水美。春风吹绿波,郁郁华夏气。莫向北岸汲,中有英雄泪。”

都写得悲壮深挚,忧思郁结,得杜诗风神。《淮村兵后》写战争的灾难,《庚子荐饥》写流民惨况,都很深刻。这类作品在诗集中占了很大比重,是石屏诗中的精辟地点。戴复古也深受杨万里、范成大的影响,描摹天然景物的诗也写得很好,擅长捕获瞬间所见的情景,以清爽的笔触予以再现,而给人以浓厚的传染。如《初夏游张园》、《江村晚眺》等均是。戴复古有《论诗十绝》,在诗学史上很有影响。《论诗十绝》偏于理论阐述,属诗论诗中的主要一脉,对以诗论诗这种指摘体式颇有进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