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史学家们都欠帝辛一声对不起

2020-02-25 00:49:53阅读:100评论:

中国的汗青可谓是上下五千年的沉淀,让这个古国的文化加倍具有传承性,我们是龙的传人,勤劳勇敢是我们的精神。那在这滔滔汗青的车轮中,显现过好多凄美的恋爱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董永与七仙女,这些故事都被我们所熟知,这也代表了古代的人对于恋爱的追求与赞扬,每小我也都有追求恋爱的权力,一段美妙的恋爱是值得珍爱与尊敬的,在中国汗青上,商纣王子辛的宠 妃,有美色。纣王非常宠 爱她,荒理朝政,日夜宴游。后周武王乘机动员诸侯伐纣,经牧野之战,一举灭商,纣王逃到鹿台自焚,妲己也被武王所杀。说来妲己真是冤枉。历代文人,仅凭臆断和想象,便一步步地坐实了妲己的罪孽,让她背负起千古第一恶女的骂名。

温碧霞饰演妲己,最美妲己

传说方才成年的商纣王,漂亮潇洒,拥有一身的好技艺。有一天,他率领将士们一路去野外狩猎,纣王凭借着本身高明的箭术,好多凶猛的野兽都被他一箭射死,所以收获颇丰,在回城的路上,看到一只凶猛的黑狼正在追一只狐狸,这只狐狸的一条腿已经受伤了,眼看就要被追住,这时一只利箭射过来,正中黑狼的心脏,纣王下马细心的给小狐狸包扎,并喂给了它一些食物和水,就脱离了。而小狐狸的眼中已经满是纣王的身影了,漂亮的外表和温柔的眼神,都让她处于一种甜美的气氛中,她已经爱上他了,她决意长大必然要答谢他,而她就是苏妲己。

转眼几年曩昔了,妲己已经成为了一个布满魅力的狐妖,而纣王也成为了一国之君,在一次选妃中,妲己也去报名列入,一段娇媚的跳舞,彻底征服了纣王的心,纣王就地封妲己为本身是以心爱的妃子,妲己心里也跳跃着兴奋的火焰,而纣王看着妲己,总感觉有一种似曾了解的感受。当然这只是传说,听到这里我们是不是很动人。

而正史记载(大商那时应该没有史官,所谓正史也是后背的人乱编的),《晋语》记载:“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这就是说妲己是纣王交战获胜的“战利品”。据说有苏氏是以九尾狐为图腾的部落,所以才会有《封神演义》这般附会。固然妲己不是狐狸精变的,可照样把纣王迷得魂不守舍,唯“妲己之言是从”。

凭据正史记载,纣王不只投妲己所好,作“新淫之声 、北鄙之舞、靡靡之乐”,还搜括公民财帛,建筑起嵬峨宏丽的鹿台,里面置满奇至宝物。同时,“积糟为邱,流酒为池,悬肉为林,使人裸形相逐其闲”,通宵长饮,欢嬉达旦,可谓荒淫之极。

最过度的是,他耳根子稀奇软,最听妲己的话,甚至到了 “妲己之所誉贵之,妲己之所憎诛之”的田地。如许一来,世界就无法宁靖起来,老公民埋怨,各诸侯作乱。这时,妲己又给纣王出了一个“狠”招,发现了一种惩办罪人的刑法,曰“炮烙之法”。就是把一根粗大的铜柱横放,下面架起炭火炙烤,然后命“有罪者行其上”,没走几步,就纷纷掉进火红的炭火里,活活烧死。每次看到罪人在炭火里挣扎惨叫,妲己“乃笑”。若何笑,是大笑照样冷笑,就不得而知了。对于这种冷漠而失常 的做法,纣王的叔叔比干实在看不下去,就向他进谏说:“不修先王之典法,而用妇言,祸至无日。”这话戳到纣王的把柄,他非常生气,感觉这是“妖言”惑众,给他尴尬。这时,妲己又在一旁添枝接叶,樱桃小口一开,吐出一句血淋淋的话来:“我据说圣人心有七窍……”纣王一听,爱妃有如斯求知之心,那就打开看看吧。于是,“剖心而观之”。

史书记载,他还将九侯﹑鄂侯两位臣公一个剁成肉酱,另一个做成肉干;另一位臣公西伯昌(即周文王姬昌)本也要 “炮烙”,但他很伶俐,立时服软,并献给纣王“美男 奇物善马”以及本身的洛西领地,纣王这才松口,把他放了。后来,有颔首脑的大臣装疯的装疯,卖傻的卖傻,投敌的投敌,流放的流放。如许一来,天然民心背向、诸侯离心。很快,西伯昌的儿子周武王就起兵造反,将他打败。他不肯屈膝受辱,便穿上最时兴的衣服,戴上最好的宝贝,一把火炬本身烧死了。而他的丽人妲己,究竟更惨,被砍头不算,砍下的头还被挂在小白旗上,给世界人看,要让世界的女子都引认为鉴。

无论正史典籍,照样稗官别史,都说妲己是一个蛇蝎丽人。如许论调已经家喻户晓,深植人心。但问题是,汗青的真实情形是如许吗?先说纣王,历代史书已经把他符号化成一个暴君的形象了,可这个形象离他真实的情形照样有很大的距离。从《尚书》里伐罪纣王的一句“听信妇言”起头,到《国语》里的“妲己有宠 ,于是乎与胶鬲比而亡殷”,再到《吕氏春秋》里的“商王大乱,沈于酒德,妲己为政,奖惩无方”都照样不太离谱的合理揣摩。再到后来,年月愈久,想象力就愈雄厚,写出来的史料也就愈生动,直到后世的《封神演义》,因为没有史家的挂念,加上历代文人供应的诸多素材,演绎起来更是神乎其神。千古恶女的罪名,也终非她莫属。

量力而行地讲,纣王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君主。其时商朝拥有一支壮大的戎行,他的戎行都装备着进步的青铜火器和盔甲,并且他的作战军队中还有“象队”如许的特种军队。古书上就有“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的记载。是以,他的军队所向披靡,可谓战无不堪,战无不胜。其时,他有两个首要的敌手,一个是西部的周方国,另一个就是东部的夷人部族。纣王曾在山西黎城与文王恶战一场,把文王打得大北(文王被俘、囚于羑里很或者就发生在这场战争中),若不是来自东夷的军师姜子牙在商王国东部策反东夷作乱,生怕姬昌早被纣王处死,而不是像史书上所说的那样被释放回家。

稍作休整,纣王立马兴师东夷,规划一劳永逸地除掉东部威胁,永绝后患。凭着优势军力,商军如秋风扫落叶一样,一向打到长江 粗俗,克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俘虏了成千上万的东夷人,取得大胜。从《左传》记载的时间看,他很或者是在此次挞伐东夷的战争中,路过有苏氏部落掳获了妲己。

然则这场空费时日的交战也几乎拖垮了商王朝。卜辞记载商征人方往返一次需要200天摆布的时间,这是一件非常劳民伤财的事。安阳殷墟出土了一块刻有“人方伯”字样的人头骨,显然是商军杀死了人方的君长并带回其头骨作为战利品。固然商最终战胜了人方,但商的国力也是以而大大消费,是以《左传》评曰:“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缓过神来的周武王凭据纣王亲哥哥微子的告发,得知纣王大军尽出,首都内防御力甚弱,遂兴师奇袭商纣,在牧野睁开决战。而其时商王的精锐之师远征东南,弗成能实时赶回,是以,只好将70万东夷战俘及奴隶暂时武装起来应战。牧野之战打得非常惨烈,正如《尚书》上所描述的那样,“流血漂杵,赤地千里”,绝非后世史书上所说的什么奴隶临阵变节,周武王兵不血刃博得胜利。

纣王不愿屈膝,他选择有庄严地死去,所以自杀了。一个如许的君王,会如斯残暴嘛?抚心自问那些古时所谓的史学家,你们都欠帝辛一声对不起,他为中国的邦畿做出了卓越的进献,并且是第一位否决神权的君主。汗青的提高,如斯一位君王,我不相信他能做遍世界坏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