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不设防的古格

2018-03-30网络整理阅读:67评论:

不设防的古格

被泥水冲刷的壁画

我是看着马丽华在《西行阿里》的这段文字走向古格的:

“那个苍凉秋日,伤怀之晨,……一行数十骑暂且中止了仓皇西奔的杂沓踢声,聚拢来凄然作别。……吉德尼到衮这位落难王孙,乱发纷披,衣冠不整,双目茫然,灵魂空虚。此刻,奉命护送王孙西行亡命的两位老臣该踏上归程了,正双双向王子施礼,祝祷王子一路平安。……王子掩面而泣,竟不能言。”

吉德尼玛衮,是吐蕃王朝那位著名的灭佛赞普朗达玛的曾孙,他的曾祖父大规模地禁绝佛教,强令僧人还俗,终于招来杀身之祸,直接导致了奴隶与平民的大起义,吐蕃王朝不久后分崩离析。吉德尼玛衮仓皇逃往西边的阿里――羊同(即象雄)的札布让(即札达县),不意竟成为统一阿里的君王,他的幼子德祖衮受封于云彩弯弯地地方,即札布让,成为煌煌七百余年古格王朝的开国君主。

虽然马丽华的那段文字也曾受人诟病,认为与史实略有出入,不过我得承认她很会煽情,让我看了以后无法忘怀,从此对古格怀上一段心事。直到这一次的西行阿里,我仍忍不住一路想像末代王孙当年在同一条路上奔窜的情形,其想像总脱不了马丽华的窠臼。

已经在昔日古格的疆域四下里徘徊了五六天,对古格的想像再不只局限于一些苍白的文字。这里高大而狰狞的土林触目皆是,张牙舞爪地对怀中的札达盆地作势欲扑。无论是在土林之巅,还是在河谷之侧,几乎到处都有古格时代留下的废墟,最多的是荒芜的寺院,也有山腰上残损的窑洞,如一双双永不瞑目的眼晴,瞪视着后人,似乎随时都会而悲凉的故事从中溢出。

就在札达县,就有古格王国都城遗址、托林寺及托林旧寺遗址、多香城堡遗址、玛囊寺遗址、卡尔普遗址、青龙沟寺庙遗址、东嗄皮央遗址、香孜遗址、江当遗址及桑丹吉林寺、卡孜寺等,据说有21处之多。如此集中的遗址聚集,在全国极为罕见。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