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船山学的学术基质

2018-03-31网络整理阅读:107评论:

【依托学科 推动“两创” 国学学科化建设】

船山学是中华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船山学是指由船山本人所阐释和建构起来的学术思想体系及其后人对船山思想和精神研究成果的总和。在船山学的思想研修和体系建构中,船山本人阐释和建构的学术思想体系是原初的理论基点和学人们不断聚焦、不断接近和不断深入研究的原点,后人对船山学的理论致思、学术品评以及体系建构则是从船山思想体系出发的再研究与再建构,二者组合成船山学的义理建构和体系建构。

就船山本人对其学术致思和建构的成果而言,可以用船山的三句名言来概括,此即“坐集千古之智”“希张横渠之正学”“六经责我开生面”。

“坐集千古之智”,是说船山治学是建立在对前人学问全面系统总结基础之上的,有一种对中华学术予以全面清理、深刻反思和系统总结的学术自觉和学术追求。它不仅揭橥了船山学得以挺立的思想来源和学理基础,也昭示出船山学集中华学术之大成的建构意义和精神气象。在中华学术史上,孔子是集大成的代表人物,他对中华学术作出了第一次全面系统的总结。《孟子·万章下》有言:“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金声玉振”是孟子用来比喻孔子对中华学术全面系统的整理总结及其所作出的贡献的词语。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对孔子“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以及“以《诗》、《书》、礼、乐教”的学术文化总结的贡献也作出了高度肯定。除孔子外,荀子、董仲舒、朱熹、王船山等人也对中华学术文化作出了全面系统的总结。从某种程度上说,船山的总结似乎有超越荀子、董子、朱子而遥契孔子的意义。中国现代著名哲学家冯友兰认为,“王夫之的历史任务是对于中国封建社会的文化,特别是哲学中的各种问题作总结。这个任务他出色地完成了”;“王夫之的学问广博,对于儒家的重要经典都作了注解。对于以前的哲学思想都有所讨论和批判”(《中国哲学史新编(下)》,第328页、第331页)。船山生当明清鼎革之际,试图对引起当时社会变故、民族危机的内在因由予以学术文化史的全面考察和系统总结,以其为锻铸未来寻找新希望的种子。他以清醒的文化自觉和“学成于聚,新故相资而新其故”的精神,从经史子集诸领域总其成,不仅全面扬弃程、朱、陆、王,批判地总结了宋明道学,而且精研易理,熔铸老庄,旁及佛道二教,对中华学术文化作出了堪比孔子的全面系统的清理、总结和反思,由此使其学术呈现出“分言之则辨其异,合体之则会其通”的特点,这是船山学博大精深、含弘微妙的根本所在。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