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散文:那滋味

2018-05-16网络整理阅读:87评论:

【作者简介】关东月,《中外华语作家》和《世界诗人》签约作家,诗人,《文声国际》特约作家,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四百余(篇)首发表在全国报刊杂志和媒体平台,并多次获奖,荣获全国首届东岳文学奖,第三届孔子文学奖,获得中外华语作家十大最具影响力诗人称号。

散文:那滋味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杯里盛着的是他最爱喝的地地道道的龙湾老窖,可今儿个喝进肚,那股浓烈冲势的香辣味却没了,好像有一种异样的滋味,啥滋味,甜、酸、苦、辣、咸?老校长自个儿也品不清。

今儿个是后山村的喜日子,村小学从破旧的土坯房搬进了红砖白瓦的新校舍。按照乡里的习俗,乔迁之喜嘛,自然要好好庆贺一番。村里摆了一桌酒席,人们推杯把盏划拳猜令,一双双筷头子挑扛夹翠,一只只酒杯碰得叮当作响。村小学搬进新校舍,最高兴的应该是老校长。新校舍快要建成那天,老校长乐得这儿走走,那儿看看,抚着那新刷的散发着淡淡油漆香的门和窗,老校长喜得叭嗒叭嗒直落泪。

可今儿个,老校长是咋的了?

老校长在小学任职几十年,最让他揪心扯肺的事就是建校舍。那校舍也太破旧了.大坯垒的墙、秫秸铺的箔、碱土抹的顶。年头久了,杨木檩子多数已经弯了,秫秸箔泛着一层白毛,散发一股腐味,有的地方已经烂了,不时哗啦哗啦往下掉土。若逢个连雨天就更遭了,漏雨漏得有时连课也上不了。为了筹建校舍,老校长操碎了心。他一次次往县里、乡里跑,累细了腿,磨薄了嘴。

找到县里,县里说资金困难,找到乡里,乡里说没钱解决不了。他就一次次的缠着县里乡里领导,唠唠叨叨诉说校舍的简陋,孩子们上学条件的艰苦。有一次竟把教育局王局长给唠叨烦了:“唉呀,我说老陈,你还有完没完?你们那儿的情况我早就知道了嘛,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县里财政困难,咱不能光顾着自己鼻子底下那一小疙瘩,要顾全大局嘛。”

您可能感兴趣的